页面载入中...

妻子为什么没陪同投票?马英九:她觉得媒体太多

  李学斌于1998年第一次获“陈伯吹儿童文学奖”,获奖著作便是其处女座小说《走出麦地》。而这次获奖也开启了李学斌的儿童创作之路,让他对儿童文学艺术始终怀有贪求与不满足。

  对于当下的儿童文学创作,李学斌坦言,“无论从出版,还是写作的角度,现在中国儿童文学都迎来了黄金时期。儿童文学具有丰厚资源,往回看可以是历史书写、现实书写,往后则可通过幻想通向未来。然而,与此同时,儿童文学创作应有大视野、大情怀、大手笔。譬如注重空间层面的讨论,城市孩子在教育体制压力下的焦虑、无措,心灵的极度慌张和彷徨,可以通过文学来表现;城市化进程中,乡村孩子当下的困惑、忧伤和希望也不失为好的写作题材;更有处于乡村和城市间的边际童年,这些孩子的爸爸妈妈来到城市,但孩子在城市中找不到安定感;由于无根,孩子的心灵始终处于悬浮状态,我想这也是可以深入挖掘的领域。”

  “儿童文学不能满足于提供趣味故事,逗孩子笑一笑。大时代下应该有更多的精神观照,挖掘儿童文学当中更加丰富且具有深度的写作资源和思想资源。儿童文学创作也不能满足于现状。比如写历史,好的儿童文学作家可以借写五十年代的童年诉说当下,以超越性的笔触,为今天的孩子传达乐观、昂扬、不屈的精神。”

  对于未来儿童文学的创作,薛涛提出,最好的作品是从身边取材,但最好的立意要“舍近求远”。作家应该走出个人精神、人类精神的局限,寻觅更为高远的境界。

  从创立之初至今,陈伯吹奖经历了一系列的演变过程,影响力也越来越大。它逐渐走出地域的局限,成为代表中国儿童文学的一张闪亮的文化名片。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张克文认为,“陈伯吹奖的意义在于要给小孩子写大文学。一方面,好的文学作品可以给中国少年儿童打好精神的底子,照亮他们的人生和童年。另一方面,大文学代表了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的大视野、大格局、大理想。借‘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’的平台,世界最好的儿童文学可以进入中国,而中国优秀的儿童文学也可以介绍给世界。”

  原标题:韩松《驱魔》获星云奖,35年书写想象中的各种未来

  来源:不存在日报

admin
妻子为什么没陪同投票?马英九:她觉得媒体太多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