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非遗不应被过度“消费”

  展览以巴金及其友人捐赠给中国现代文学馆的部分手札为主,与作家简介、交往照片、赠书、赠物、相互评说的文字等结合,勾勒出巴金与这些作家之间的友谊,展现他们宏大精神世界的一些侧影。

  周立民说:“巴老一生重视友情,爱护朋友,也得到朋友们的爱戴。从他们之间不同时期的通信中,能够看出朋友之间肝胆相照相濡以沫的情谊,能够看到他们意气风发的年月,一言一行总关情,在冷漠的岁月里,友情温暖了人生照亮了生命。纸短情长,欣赏这一封封珍贵的书信,时常让人不禁热泪盈眶感动至深,岁月流逝,它们又是历史的记录,珍贵的文献,让我们窥见历史的背影。”

  “大家一起来给巴老过一个生日”

  因为父亲深知被仇恨吞噬的滋味,也明白日后消化、舍弃仇恨的艰难,弗兰纳根反复提醒自己:“警惕仇恨。”他从小说中的细枝末节中一点点剔除道德审判的蛛丝马迹。唯有同情,方能了解;唯有了解,方能同情。他因而爱上日本文学闪耀的哲思和诗意隽永的美,写作方式也受到日本作家注重细节的影响,就连《深入北方的小路》的每个章节开头都是一行俳句。

  不独日本文学,弗兰纳根同样欣赏威廉·福克纳、卡夫卡、马尔克斯、博尔赫斯、陀思妥耶夫斯基、契诃夫,这些响当当的名字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:“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。”他跃跃欲试,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做到。尽管他自知同这些标准还有距离,“不过写作本身的意义,是能够为这个世界增添一点与美、与意义有关的事,它不会伤害别人,而对于爱它的人,它会回馈他以歌”。

  “岁月为百代之过客,逝去之年亦为旅人也。于舟楫上过生涯,或执马辔而终其一生之人,日日生活皆为行旅。”元禄二年(1689)三月下旬,日本俳句大师松尾芭蕉由松户北上,行程两千四百公里,写下这首《奥之细道》,此为开篇。《奥之细道》,译成英文便是——《深入北方的小路》——回馈给弗兰纳根的歌。

  对话

admin
非遗不应被过度“消费”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